第1778章 硬气的靠山-妖娆炼丹师在线无弹窗阅读-流氓艳遇记完整终结版听书-流氓艳遇记完整终结版下载网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778章 硬气的靠山
    “噗……”那主事被华如歌击中之后也是伤的不轻,当即便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华如歌也落在街面上,用棍子敲着左手心,淡淡的目光落在那赌场主事的身上。

    围观之人都炸锅了,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砸八仙门的场子,而且现在听这意思还是自己人?

    这主事被华如歌打了一棍子便觉得像是被千万斤的巨石砸中了一般,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恐怖的攻击,只不过他毕竟比华如歌的修为高,挣扎一下还是能站起来的。

    被派来的八仙门弟子都是在宗门中修炼的,比这些外放打理生意的身份要高一重,他们也不顾那主事,直接走到华如歌面前问:“先生,是我们保护不利,您没伤着吧?”

    “多谢几位,我没事。”华如歌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像个痞子,落地之后便将棍子给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几人这才松了一口气,转头便都神色不善的看着那才站起来的主事问:“张主事,这位是门主的贵客,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门主的……贵客?”这主事此时说话都结巴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们这些外门弟子平常可是连个堂主都见不到,更别说是门主了,想到贵客这个概念他就满脑袋冒汗。

    此时不但是他,就连那些赌客和外面围观的人也都是一脸的震惊,华如歌看着年纪轻轻的样子,谁能想到竟然有这个尊贵的身份。

    那弟子见吓住了主事,又对着华如歌问:“胡先生,手下的人蠢笨,不知道是怎么得罪您了?”

    “纯粹一点私人恩怨。”华如歌走近那主事又伸手道:“这下可以把钱还我了?”

    “是是,这就给您拿。”主事的现在话根本说不利索,他现在闯了这么大的祸,命能不能保住都说不准。

    华如歌见状也就懒得和他计较了,转头对着身边八仙门的弟子道:“我看这赌场的位置就不错,商会就建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那弟子连忙记下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听了一个个都是大气不敢出,心下却是疑问不断,因为他们之前根本就没见过这人,也不知道她口中所谓的商会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一闹之后华如歌确定暗夜阁的人不会出现了,收了钱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先生,这人怎么处置?”八仙门的弟子问道。

    华如歌一眼扫过去,那主事的身子一颤,他们是常年刀口舔血不假,但事到临头也是怕死的。

    “这次我就放你一马,以后别撞在我的手里。”华如歌看着他,神情仍是淡淡的。

    主事的连连点头,目送华如歌离开。

    华如歌离开赌坊之后又在城中转了一圈,发现的确没什么比那块地方好的了,只不过她奇怪的是暗夜阁的人居然一直都没有联系她。

    这可不像是上官璃以往的办事风格。

    她逛到了下午便回了才城主府,也在同时八仙门派出人直接拆了那赌场,开始建造起商会来了。

    晚上,华如歌正趴在桌上想事情就听到有人敲门送水,在她同意之后丫鬟端着水盆进来,并且直接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华如歌微微挑眉,才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便见那丫鬟坐了下来,那眼神让她无比熟悉。

    “我猜了许久也没猜到你想做什么,我想有必要来见见你,给你参谋一下。”那丫鬟开口。

    这声音虽然是伪装过的,但是语气华如歌再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床上打坐的拓跋睿也睁开眼睛,缓缓开口道:“暗夜阁主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瞒不过拓跋兄。”上官璃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华如歌伸手摸了摸她的新脸道:“别说,变得还挺真的,和那丫头没差别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吧,什么计划?”上官璃问。

    “我想拿下这个地方。”华如歌指了一下,道:“利用八仙门和天星宗的机会发展我的商会,用钱砸倒他们。”

    上官璃只是略微想了一下便道:“这计划倒是有你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次还真不是我的主意。”华如歌说了一声又道:“你怎么亲自来了,这城主府龙潭虎穴的,万一被发现了多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我随便派个人来你也不敢把情报直接交出去,我直接来免得麻烦。”上官璃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说了,你觉得这计划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计划由你执行再合适不过。”上官璃看着她道:“我想你需要我帮你连通外界,说吧。”

    华如歌闻言笑了一声道:“要么说你了解我呢,我把这个都留在这里面了,本来想交给你们暗夜阁的人,既然你来了就直接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从口袋中取出一块之前准备好的玉简交给了她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上官璃翻手将玉简收了起来,之后道:“时间不早了,我要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华如歌嘱咐。

    上官璃点头:“放心,貂儿在外面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秀恩爱。”华如歌翻个白眼。

    上官璃紧接着有端着盆出去了,她倒了水之后便去了柴房,之后从柴房的后窗悄悄潜出了城主府。

    城主府街面对面,小貂正坐在面摊,看到她出来才算是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两人过了两条街才上了同一辆马车,小貂上来就道:“太危险了,以后这种事还是让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需要细心,你去不太合适。”上官璃说着靠在马车上。

    “可是阿璃姐姐你不也是第一次么。”小貂说着凑到她的身边,眼中仍旧流露出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上官璃闻言点头道:“是啊,虽然这潜行装扮,刺探消息是我暗夜阁的看家本事,但我确实没什么经验。”

    小貂上前抱着她的手臂道:“那下次让我也学学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兽王,身上有神兽血脉,不必学这个。”上官璃伸手去摸他的头。

    虽然她一直生活在暗夜中,但还是希望小貂能走在阳光下。小貂并不觉得这二者有什么冲突的,只不过也没在这时候表态,而是问:“姐姐和姐夫怎么样了?是不是真的被劫持了?”